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舞司仪的女人们
舞司仪的女人们

舞司仪的女人们




邦斯国守阳山一处密林中间,十来个女子无力的坐在一处较平整的草地上。

她们是为了逃避月国入侵者的侮辱而躲避到这的,可是今晨紧急出走时所带的很少的食物已经吃完了,饥饿、寒冷、失去亲人的伤心和对即将到来的森林夜晚的恐惧使这些年轻的以往几乎无忧无虑的女人觉得到了绝境。

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从浓密的树叶缝隙中照射在草地上,美好的森林之景!可是看着姐妹们无助、惊恐的眼神,喀丽丝哭了。

喀丽丝是镇长的女儿,十六岁。

山脚下的古约镇是这些女人的居住地,男人们抵抗月国部队的入侵,几乎被灭绝!而女人们在月国军队攻进来屠杀、奸淫、掳掠的时候分散的跑了。躲往这个方向的就她们十来个年轻女人,都是看着自己的男性亲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母亲、姐妹则全部跑散了,现在都成了举目无亲的人。

坐在草地上,又饿又怕的喀丽丝第一个忍不住的哭,大家也都哭了起来,顿时林中充满了与这美丽的大自然不和谐的悲泣声。

突然,森林里哈哈一阵男人的大笑声响了起来。

女人们吓的尖叫起来,抱成一团。看清以后又不免迷惑和诧异:一个二十来岁的长的很帅气、高大、强壮的男人肩上扛着一只不大的獐子,含笑看着她们。

喀丽丝见不是士兵,只是一个不大的本国人长相的男人,胆子大了一些,站起来擦了眼泪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看着我们笑?”

男人很优雅的笑了一下道:“我叫豪歌,打猎结束准备回家,听见这边有哭声,就过来看啦,看见你们这么多人好好的在哭,就忍不住的笑了,你们为什么哭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喀丽丝忙报了姓名,还说了哭的原因。

豪歌大方的说道:“到我家去吧!我会给你们吃的!你们是女人么!”

喀丽丝和众女一听彼此看了看,点点头,然后都站起来跟着豪歌走。

一路上,喀丽丝哭诉着村庄被侵略的悲惨遭遇,搞的豪歌也陪了几滴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眼泪。看着众女实在是无力行走,只好到处搀扶着〔当然难免揩点小油〕,慢慢到了密林深处自己的家。

到了豪歌的家,众女顿时眼睛一亮:全部用整木造的很大的一座房屋,中间一个大厅,两边各有几个小的房间。

大厅的中间竟然还有一张桌子和八把椅子,四周还有一些摆放整齐的木椅。

豪歌招呼大家坐下后,就先倒了水给大家喝,然后就喊一位叫舞司仪的岁数二十来岁长的非常正点的女人一起做饭。

看着在饭桌上狼吞虎咽全无一点淑女形象的众女的“恶”态,豪歌是直咂嘴,不过也知道她们肯定是饿狠了,也不免有一些同情。

吃饭的时候自然互相详细的介绍起来,那舞司仪竟然是原来的首相何亚即的孙女,数代书香及望族后代,难怪肌肤长的比喀丽丝还细腻一些!

舞司仪很自然的问起这房子还有什么人住的时候,豪歌有点忧郁的说道:“原来是跟我的师傅在一起,他去年已经死了,就我一个了。”

众女自然也一番安慰。

当晚,众女轮流着洗澡。幸好还有出来时带的洗换衣服,否则臭大了!对于豪歌几番真诚要求无私帮忙的好意,喀丽丝和舞司仪还是红着脸给予婉拒了。不过豪歌好像根本不在乎,还是高兴的哼着决难听的歌曲安排好众女的床铺后睡觉去了。

喀丽丝在床上跟舞司仪忍不住的说起了豪歌,两个人都觉得他大体很不错。

喀丽丝红着脸说:“就是觉得他有点那个了,还要帮我们两个洗澡,算什么么!”

舞司仪笑道:“傻丫头!到时候你别跟姐妹们抢他就行了,还害羞!这岁月男人当兵打仗死了多少?一个男人恐怕要有六个女人配都不一定够!何况还是这样的帅小伙!再说你没看他还是有眼光的阿?只是要帮我们两个洗澡,没跟她们胡来。”

喀丽丝笑道:“他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同意啊!”

两个人暂时忘记了战争的恐惧和失去亲人的悲哀,嬉笑一会,在极端的疲累中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好久没有休息好的众女一个个醒来后,发现豪歌早已不见了,只是桌上放好了一些腌制的笋干、腊肉,锅里有做好的饭。

大家虽然不好意思,但感激之余也是飞快的先吃好再说!

饭后,在喀丽丝和舞司仪的指挥下,众女把房子很彻底的打扫了一遍,并且搜出豪歌有意放在床头的脏衣服若干。

中午,众女把饭菜做好,焦急的小声嘀咕着等着豪歌。

当豪歌那破锣嗓子老远的传来的时候,众女竟然不觉难听,反而都欣喜的说道:“回来了!回来了!”

果然,一会儿就见豪歌扛着一只獐子、二只野鸡回来了。

同众女吃过饭,豪歌得意的说道:“为我们这个家有了许多新成员,今晚多烧一些菜以为庆贺!”

大家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余总算有了一些安全感,听见豪歌这么说,也有点高兴,知道豪歌接纳了她们!

豪歌同众女一起洗剥獐子、野鸡,豪歌觉得不错:像个家的味道了,关键是不孤单了!原来就一个人,孤单的快自杀了!

晚饭后,舞司仪问豪歌大早干什么去了?

豪歌笑了笑:“我每天早晨是要炼身体的,然后是徒手打猎,下午就把打的多的猎物扛到山下的伴山镇去卖,换些钱,然后买盐等日常用品啦!多余的钱就换成银子保存了,晚上么,我要读书的,这点就别说了,苦死了。”

舞司仪讶道:“你还读书啊?文武全才喔!”

喀丽丝有点担心:“豪歌,你徒手打猎,万一碰到大的野兽怎么办?危险啊。”

豪歌哈哈笑道:“没关系啦!我的本事你们以后会知道啦,对了,现在到处打仗,别说月国的士兵,就是本国的士兵看见你们也会危险的喔,你们也跟我一起学学兵器防身,好不好?”

舞司仪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在这个乱世确实要加强自卫能力,遇见几个流散士兵还可以自保!”

一个叫紫丝的二十来岁的长的有些动人的女人说道:“要买兵器,需要钱啊?我们的钱有多少?大家都拿出来好么?”

众女忙拿出所有的钱,一看有三百两银子。

豪歌说道:“我再拿出一些就足够了,不过我觉得你们是女子,体力上不能跟男人比,最好用射力强劲的连发弩,再配一把短剑好么?”

舞司仪笑道:“一切听你的!”

豪歌本来是想只带极具成熟风韵的舞司仪一起到伴山镇去采购,可是喀丽丝却非要跟着去,没有办法,只好三个人一起去喔。搞的豪歌心里骂了喀丽丝N声的小三八。

不过一路上,看见两女对自己都极其依恋,一边一个陪自己说话,倒也暗爽不已。

到了伴山镇,发现也是比较的萧条,大家都在做逃跑的准备。

豪歌带两女走到兵器铺,选了短剑、连射弩各二十把,软甲二十付,箭六百支,经还价,最后费银三百两。自己还带了两百两,就又买了二十匹被打散而被老板低价搜罗的军马,看看还有一些银子,就买了一些日常用品,然后打道回府。

好容易把那些马赶到山上,众女看见三人回来都兴奋极了,围拢过来看马和那些兵器。不过最后竟然全都拿着可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跑自己房间去了,剩下豪歌一个人气的翻白眼。

晚上吃过饭,众女又是洗澡,换新买的衣服,看的豪歌眼睛瞪的老大,口水暗咽。

喀丽丝跟大家还兴奋着说着买东西的事情,舞司仪则到了豪歌的房间。

豪歌真的在看书,什么战争方面的书籍,舞司仪自然不懂。

豪歌看见浴后穿着新衣服披着一头黑色长发的舞司仪那惊人的美态,故作惊讶的张大了嘴。

舞司仪敲了一下他的头道:“故意装什么猪哥!我看你认真学这些书籍,你以后会参加战争么?”

豪歌一把搂住坐在他身边的舞司仪的柔软的蛇腰故作正经道:“是的,还是你聪明!我师傅的遗命:我很快就要出去参加这场战争了,但是我不会属于任何国家和个人,我只是属于我自己!我要建立自己的军队!自己的势力!不过惭愧,现在就你们这十二个女兵,还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跟我一起战斗!”

舞司仪轻扭了一下娇躯,假意挣脱了一番,看实在是逃不出豪歌的魔掌,也就任豪歌搂着自己了。

她红着脸看着豪歌道:“我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丈夫原来是国家西部驻军的一位将军,死了两年了,你现在收留了我,要不嫌弃,以后我就是主人你的奴仆!誓死跟着主人!”

豪歌听了大喜,紧紧搂住舞司仪就是一个热烈的激情的吻,把个舞司仪吻的脸泛桃花,上气不接下气,然后看着舞司仪道:“我当然要你了!这么美的女人我不要,我是傻瓜啊我?只是你身份高贵,我是高攀了!”
舞司仪笑道:“我哪美啊?喀丽丝就比我美,而且还是个处女。还有以后就别说我的什么身份了,这种乱世,朝不保夕,国家都没了,个人还有什么身份可言?”

豪歌笑道:“吃醋啊你?我可是处男,你就是我第一个女人,好么?”

舞司仪媚笑道:“坏!谁吃醋啦?我说过我是你的奴仆,还敢吃醋?”

两个人正在情浓时分,喀丽丝找舞司仪的叫声已经到了这里。舞司仪赶紧的站起,羞红了脸走了出去,搞的豪歌又暗骂喀丽丝三八不已。

第二天早晨,当兴奋的舞司仪早早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豪歌已经在平整房前的地。

舞司仪看着豪歌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问道:“主人,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豪歌上前搂住舞司仪柔软的腰肢轻轻的吻了她红润的嘴唇一下道:“骑马是要一块平整的土地的,我把这地方平整一下,你与紫丝烧饭去好么?对了,以后不要喊我什么主人好么?听着别扭,就喊我豪歌!至于其它时间么……想喊什么再说!嘿嘿!”

舞司仪有点害羞的点点头走开了。

众女陆续醒来,有帮舞司仪做饭的,有帮豪歌平整土地的。当然喀丽丝这好动的女孩肯定是来回兴奋的平整土地了。

开始训练的时候当然是豪歌一样样的教啦!上午练习射驽和剑技,下午学习骑马。这些个娇娇女开始哪行啊?可是一个月以后已经是绝对的可以骑马射驽了!

至于食物和必需品还是豪歌下山去买啦,不过也是顺便打听外面的情况。

因为训练很辛苦,虽然豪歌和舞司仪可以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关怀的柔情,但是却没有言语中的逗弄,以免训练气氛被破坏。倒是喀丽丝有事没事的跑到豪歌边上黏附一会儿,豪歌自然是暗暗的揩点小油,搞的喀丽丝是红晕布满那雪白漂亮的脸,不过嘴里虽然说豪歌不规矩,却对这种不规矩的举动没有丝毫的不满。

这天晚上,洗澡后舞司仪来到了豪歌的房间。

豪歌在松油灯下认真的看着书,他知道是舞司仪,没有转身。

舞司仪到了豪歌身后,慢慢的为豪歌按摩了起来,豪歌舒爽的闭起了眼睛。

吻着刚洗完澡浑身散发着的女人清香,豪歌食指大动!他转身就把舞司仪柔软的身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让舞司仪坐在了腿上。

豪歌一看舞司仪的穿着立马傻眼――上身只穿了一件露出雪白、柔软手臂的桃红色胸衣,而且短的也不像话:露出一大截雪白细软的腰部!连平坦、性感的小腹也露出了一段,深深的圆肚脐也吸引了豪歌的眼球,最让豪歌喷血的是竟然露出了一部分硕大、雪白、柔软而坚挺的乳房!下面也只穿了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雪白、修长、圆润的大腿完全暴露在豪歌的色眼之下。

豪歌再也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手就不客气的伸进了舞司仪那不设防的胸衣里面!一下就抓住了那颤抖不已的硕大乳房,另只手则不客气的解开了胸衣的结,让这对硕大、雪白、柔软且丰弹的乳房完全暴露在豪歌的眼前。看着那红豆一般的乳头,豪歌忍不住的含在了嘴里,并且用力的吸吮起来,同时还带着轻微的咬。满脸通红的舞司仪在豪歌腿上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嘴里也发出了轻轻的喔喔的呻吟。当豪歌的嘴在她乳房上面到处亲吻和用力的吸吮时,她呻吟的声音大了起来。豪歌有点忍不住的咬没有给舞司仪痛苦的感觉,反而让舞司仪用力抱住豪歌的脖子,头往后仰着,“啊”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

豪歌再也忍不住了,他抱起舞司仪放到床上。舞司仪娇喘着在豪歌的怀里挣扎了一会儿,也就任由他动作了。

脱下舞司仪的短裙,竟然发现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那雪白、柔软凹凸有致的身躯让豪歌很快就成了光身。

看着豪歌那身极其强劲的男性的肌体,让舞司仪心跳加快,她非常渴望但还是有些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她心里很明白:今天是她自己来挑逗豪歌的,因为她实在忍不住对豪歌的爱和心里的对性的渴望了。

豪歌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这方面的书看了不少,当然懂得如何享受这个美女了!

他分开了舞司仪那双雪白的大腿,并且用手把舞司仪还在颤抖的腿推到了她头的两边。然后用一只手抓住自己那打的小腹怦怦直响的大鸡巴,对正舞司仪那已经开始流出许多淫液的张开的粉红色的阴道口,硕大的龟头很快就在异常的刺激中消失在阴道里。舞司仪啊的一声长长的尖叫,她没有想到豪歌的鸡巴这么粗大,竟然把自己已经很湿润的阴道撑的有点涨痛的感觉。

豪歌开始有点发怔,但是看舞司仪没有什么不快的反应就本能的用力弄了进去,一杆到底!舞司仪又是大声的尖叫了一声,喘起了粗气。

渐渐的舞司仪没有了那带点痛苦的叫声,喉管里开始不由自主的传出了迷死人的呻吟声。“呜……嗯……啊……”之类让豪歌听不懂的语言,不过听来让豪歌更加的兴奋!更加用力的用大鸡巴弄着身下美女满是淫液的阴道!

卵蛋打在舞司仪的硕大雪白丰弹的屁股上面,发出了啪啪的声响。豪歌的一只手用力的抓捏着舞司仪的雪白乳房,一只手则揉捏着她那几乎腾空的颤巍巍的屁股,时不时还激情的用力打一下。

舞司仪很快就发出了啊啊的连续的大声尖叫,双手拼命抓住豪歌的背部,屁股和小腹不顾命的往上抬着,迎合豪歌的鞑罚!但是没有一会儿就听见她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叫唤,然后腰部猛的往上抬起,接着大腿及腹部急剧抖动,豪歌明显感觉到舞司仪的阴道深处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就见舞司仪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后软倒在了床上。

豪歌在舞司仪第N次软倒呈昏迷状后,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他啊的一声虎吼,然后是抽出了大鸡巴,对着舞司仪的泛着红晕的腹部和雪白的还在起伏的乳房射出了乳白色的浓浓的精液……

隔壁的喀丽丝听着舞司仪几乎不间歇的浪叫声,脸羞的通红。她不知道是应该羡慕还是应该嫉妒,但是随着舞司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喀丽丝就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慢慢的她的手伸进了自己的大腿间的私处,开始抠挖那已经泛滥成一片沼泽地的三角地。她听着隔壁豪歌和舞司仪的怪声,在自己越来越快的自摸动作下也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她也达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可惜是自创的。

第二天早晨,豪歌醒来的时候,看见还在自己怀里躺着睡的沉沉的舞司仪那赤裸的雪白玉体,心里忍不住又起火!不过他知道昨晚太疯了,舞司仪已经受不了了,也不敢再动作,就轻轻把舞司仪架在自己身上的雪白、修长的玉腿慢慢的拿了下去,舞司仪哼了一声又沉沉的睡去。

豪歌起来后,站在床边,看见舞司仪的阴部那红润的阴唇已然红肿起来!阴道口还有一些残存的淫液的痕迹,雪白硕大的屁股和修长圆润的大腿也被自己揉捏、拍打的有些轻微的青紫痕,丰弹的玉乳也被揉捏的出现了青紫色,上面还有粘粘的残留的精液。

豪歌没有动舞司仪了,慢慢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奇怪,每天早晨都来纠缠他的喀丽丝今天竟然还没有起来!紫丝跟朝兰烧好了饭已然在训练射驽,其余人还没有起床。豪歌对紫丝和朝兰表示了敬意,随便吃了点,然后就一个人去打猎了。

喀丽丝因为晚上睡的不安稳,所以起来也迟了。她听见豪歌在客厅与紫丝的对话,过一会儿悄悄的穿衣起床,稍微梳妆打扮一下就来到了隔壁的豪歌的房间。

喀丽丝轻轻的推开门,然后迅速的闪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她走到床边,看见舞司仪赤裸的雪白的娇躯,头朝外侧睡着。喀丽丝心跳加快,脸通红的看着舞司仪那现在还泛着红润的娇媚的脸庞。当她看见在喀丽丝乳房、小腹上的明显的液体痕迹时,脸更加的红了,她知道这是什么!喀丽丝趴伏了身体看着舞司仪的阴部,不禁脸色大变:阴唇红肿,淫液那么多的干锢在边上!再看舞司仪的屁股更是让喀丽丝不仅有点害怕,但心里更多的还是起了一种难言的迤逦:雪白硕大的两瓣屁股蛋上有许多明显被手抽打的青紫痕迹!就连边上那雪白修长圆润的大腿也有许多抓捏的痕迹,再看乳房:也有一些青紫痕迹!喀丽丝心里是又怕又痒,不知道为什么闭上眼睛就揉捏了一下自己的大乳房并轻轻的打了几下自己的硕大的屁股蛋儿!

舞司仪这时候醒了过来,她看见闭着眼睛在自摸乳房和拍打屁股的喀丽丝先是吃了一惊,自然的就捂住了裸露的乳房和阴部,不过马上就“扑哧!”笑了起来!

喀丽丝听见笑声大吃一惊,睁眼一看醒了看着自己“丑态”的舞司仪,羞的无地自容!上去就与舞司仪打闹在了一起…………

上午,在舞司仪和喀丽丝的督促下,众女开始了严格的训练!只不过众女训练之余还是善意的笑说了舞司仪和喀丽丝一番。〔大家看见两女都从豪歌房间出来,还以为她们已然是一路了。〕舞司仪没用感觉什么,害羞之余更多的是感觉甜蜜。喀丽丝却也不反驳众女对自己的误会,也感觉甜甜的,其实在房间里面舞司仪确实也说了让喀丽丝加入闺房的意思,因为看的出来喀丽丝喜欢豪歌,而豪歌昨夜的恐怖级的勇猛让舞司仪也赶紧的要为自己找床上的帮手了,喀丽丝害羞之余是连连点头!

中午豪歌没有回来,让众女担心不已!尤其是舞司仪和喀丽丝更是到山路口望了不知道多少次,却没见豪歌的踪影,急得喀丽丝眼泪都流了出来。

到傍晚的时候,就听见豪歌那粗豪的歌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喀丽丝就像小鸟一般飞向上来的山路,搞的同样担心的舞司仪摇头不已!她与跟在后面的紫丝、朝兰等一起稍微加快了脚步向豪歌走去。

喀丽丝远远的看见豪歌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跟另外三个男的,一个女的一同回来,还有说有笑。她止住了奔跑,改为快步的走。

到了豪歌边上的时候,喀丽丝不管边上的人,一把抓住豪歌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舞姐姐跟我都急死了!”

她似乎不经意的把舞司仪跟自己放在一起说,却还是让机敏的豪歌咪着眼睛,神秘的笑着看了起来,把个喀丽丝又羞又喜,撒娇不依。

舞司仪与众女跟着就赶到,看着豪歌已经牵着喀丽丝的娇小的玉手,不禁意味深长的对喀丽丝笑了一下。喀丽丝自然又是扭了一下她那水蛇般的腰肢,羞红脸的低了下头。

豪歌笑着指着一长相威武,精干的约莫30多的男子对舞司仪介绍道:“这是今天我认识的邦斯国第一骑兵大队的誉其中队长!我们一见如故,中午在伴山镇喝了点酒,谈论了一些事情,顺便请了伴山镇最有名,也是核批省最出名的无机兵器铺的大档手斯无机来我们这!这是他的妻子斯雅,助手汉林!”又对他们介绍了舞司仪。舞司仪一一点头示意,心中甜美:豪歌这样介绍,自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

斯无机是个40余岁的长相极其威猛的男人,看的出来:孔武有力。他的妻子斯雅却很是斯文,瘦弱。汉林还是个小伙子,属于那种能吃苦的憨厚型的男人。

晚饭的时候,豪歌自然又把众女跟新来的四人相互介绍了一下。大家都非常的高兴,因为看着这里慢慢的兴旺起来,自然也很欣慰。

晚饭后,豪歌、舞司仪、喀丽丝、紫丝、誉其、朝兰、斯无机、汉林坐在了外面的一处草坪上。

誉其落寞的看着豪歌道:“帝国的军队全部被打散了,现在国家基本上失落了,我不知道该如何组织军队自保和发展。”

豪歌看了一眼舞司仪、喀丽丝、紫丝、朝兰然后拍了誉其肩膀道:“这就是我希望的!越乱越好!这样我才有机会!我看这样行不行?这里作为我们的……窝……吧,要是不行我们就撤到这!后天大家开始下山,不到伴山镇,而是到基本没有人烟的空镇:古约!”

舞司仪和喀丽丝、紫丝听见古约镇,眼神都暗了一下,喀丽丝的眼睛已然有点红了。

舞司仪抬起头看了一眼豪歌道:“好!后天我们就下山到古约!我们这只队伍现在人还很少,但是我们也要有名称,建制,口号,起码的军纪!”

誉其点头道:“不错!这只队伍是豪歌领头建立的,我们以后就称呼豪歌为主君!队伍的名称还是由主君来起吧!我相信主君早就有全盘的计划了!”

豪歌点点头严肃的说道:“我们这只队伍就叫自由军!为什么这么叫?以后跟你们说。至于建制,我想这样:一个小队为十二人,正副小队长各一名。一个中队为三个小队三十八人,正副中队长各一名。一个大队为三个中队,以大队为建制,设立一炊食后勤小队,计一百二十八人,正副大队长各一名。三个大队组成一个集营,计三百八十六人,正副营长各一名。三个营组成一个集团,计一千二百一十人,其中新加的有:一个小队的通讯兵,两个小队的哨兵组成的兵机中队,三十八人。集团长官卫兵一个小队,十二人。三个集团组成一个集团军,满员配置为四千人,不到的人员集团军长官可以适当调整。三个集团军组成一个方面军,计一万三千人。三个方面军组成一个总方面军,计四万人。中央军人数不定,归总指挥官直辖。总方面军长官向总指挥官负责。设立后勤总长,作战军师,特务总长。大家看怎么样?”

喀丽丝愣愣的问道:“听着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我们现在才几个人啊?夸张了吧?”

舞司仪在下面悄悄捏了喀丽丝大腿一下,喀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