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奸污的猎物
奸污的猎物

奸污的猎物

那樱夜美夕才十六岁,却已经拥有一副骄人的成熟身材,我真奇怪她那对足三十五寸的豪乳怎会没有影响身手,加上天使般的纯真美貌,令我只想告欣程嘉惠这婊子一句:“你今次送羊入虎口了。”

  想归想,我当然要先了解樱夜小姐的行踪,才能施展我的逆向狩猎计划,于是慌忙翻开了她的行踪报告表。“他妈的!”我不禁怒骂,因为上面只是几个字写道:“暂时只知获派单独暗中保护中山小姐。”由于我惯于狩猎女星,所以美夕的保护对象相信也是艺能界中人,但是在日本姓中山的美人儿到底又有多少,难道我要像人口着查员般逐家遂户的拜访问:“请问美媚女警在你家吗?”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樱夜美夕这美人儿,看来只好详细搜集一下姓中山的女艺员的资料。

  经过了三数日的资料搜集,如今我站在这一栋近郊的别墅外,由于越美的美人儿就越需要保护,所以我第一个测试的目标就选了眼前的住所,那是中山美穗的香闺。

  若然美夕在的话当然好,不过,假若她不在的话我也不会将中山美穗白白放过,这才是我的真正计划,而测试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待我将中山美穗狠狠奸辱一番,直到那女忍者出现为止,若我在美穗身上射足三、四发也不出现的话就即是证明她不在这里,大家说我的计划多周详。

  由于肯定只得中山美穗一个人在家,于是我一下子扭断了后门的门锁,已随即闯进了室内。由于除了厨房之外其余地方也无声无息,令我知道其实我的猎物应该在厨房之内。我静静地埋伏在厨房的门边,等候着猎物的出现,果然不消一会,厨房内的作业声已终止,同时中山美穗已手持一碟香喷喷的炒饭走了出来。

  果然不愧是最顶尖的美人儿,女性三妇中的出外是贵妇以及在家是主妇美穗都一一做到,只剩下最后一项床上是淫妇我一定要亲自测试,看看中山美穗到底是否百份百满分的女人。

  不过前戏当然少不了,我待中山美穗一由门口走出来,无情的重拳已准确地轰向她的小腹侧,直痛得美穗弯下肚子连叫也叫不出声来,我随即已拉着她那如波浪卷曲的秀发,由厨房直拖到大厅之上,将那痛苦得面容扭曲的美人儿按在饭台之上。

  我以媲美三国洲突击队的速度迅速在厅的四周架起了摄录机,我早前听闻过中山美穗曾在以前也拍过了三级片,不过相信绝对比不上待会拍下的五级劲作。

  我安排好一切便淫笑着走到美穗的身后,中山美穗仍未能从痛苦中回复过来,保守的长裙已被我一下子从后揭起,提到了纤细的腰旁。中山美穗从惊惶中明白到男人要的是强奸而不是为了金钱,慌忙扭动着腰肢挣扎。

  一下无情的耳光狠狠粉碎了中山美穗的防守,我已同时拉下了她那丝质的内裤,裸露出成熟诱人的下体。不过我却不急于进入中山美穗的体内,于是走到她的面前,当着她的面将衣物逐一脱去,最后将半软的阴茎硬塞入她的樱唇之内,迫令她一下一下吸啜着。

  “不要在我面前装清纯了,我看你的经验也不少,我限你在十分钟来吹得它硬起来,不然你就会有苦头吃。”事到如今,中山美穗只好默流着泪,一下一下地吸啜着我的肉棒,而我那顽皮的双手则忙于将她身上的衣服撕过一干而净,才改而玩弄着她的一双乳房。

  那是一对碗形的乳球,是女性中最良好的形状,坚挺的没有丝毫下垂,我加深刺激着那红红的小乳头,令美穗的乳房随着我的动作膨胀起来。不过中山美穗的动作亦不见得比我逊色,娇柔的唇舌只花了六分钟已把我的钢棒吹入了作战状态,可见她的口交功力其实非常之深厚。

  我将硬挺的肉棒由中山美穗的小嘴内抽出,已随之转身走到美穗的身后。中山美穗知道自己快要被强奸了,虽然明知白费气力,但也苦苦哀求着:“求你不要强奸我,我用口和手给你解决好吗?”可惜这里发施号令的人是我,我紧紧压着中山美穗的娇躯,手掌已紧贴在她敏感的阴户上。

  中山美穗的阴户已有少许湿润,但是我仍不觉得满足,我就是喜欢弄得她的浪水多得泄满一地,于是以食指以及无名指撑开了中山美穗的大小阴唇,中指已伸刺入那灼热的肉洞之内,刺激着美穗敏感的膣壁。

  一瞬间中山美穗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我余下的一只手已再次袭上她性感的乳房,将那雪白的乳肉遂寸遂寸的玩弄着,同时吻上了美人儿的耳珠,道:“这么快便兴奋了吗?看我用三根手指把你弄上高潮。”

  经过不断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中山美穗膣壁上那灼热的G点,我以中指抵着那儿不断磨擦,同时以食指玩弄着美穗那已经湿透了的珍珠。强大的刺激令中山美穗再也忍不住发出了愉快的呻吟,而随着我指尖间的动作越来越粗暴,中山美穗的膣内亦相对地渗出越来越多的淫蜜,协助着我的玩弄。

  中山美穗发出了一下响亮的淫叫,随之卵精已泄射落我的指掌上,果然是淫妇,才十五分钟已被我送上高潮。我将被中山美穗的卵精爱液弄得一塌胡涂的手掌送到她的面前,迫中山美穗自己舔干净自己所弄的杰作。

  我紧紧抓着中山美穗的纤腰,双脚已用力挤开了美穗的大腿,火热的龟头已抵在中山美穗早已充分湿润的阴户上,做好了入侵的准备。在临进入的一瞬间我也有考虑戴上套子,因为中山美穗的男朋友是艺能界有名的大滚友,我可不想因操他的马子而陪他一同染上什么怪病。

  不过当我再看着中山美穗天使般的花容,我最后都打消了戴套的念头,因为戴着套来干这种美人儿实在太浪费了,而且假若中山美穗的日子准确的话我更打算送个儿子给她,让她的男朋友做我儿子的便宜父亲,真是想起也叫人兴奋。


  中山美穗也知道劫数难逃,于是放弃了挣扎,只希望早早完事,不过从她下体那狂泄的淫蜜来看,说不定她比我更想要。“准备好了吗?我保证我的宝贝比你以往尝过的更大更壮,包你欲仙欲死。”说完已将我那充血的人间凶器,直插入中山美穗饥渴的肉洞内。

  在进入的一瞬间,中山美穗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美穗感觉到男人的龟头轻而易举的抵着自己的子宫口,即是说男人的随便一插而进入到自己的阴道尽头,而自己的臀部却仍未感到男人的小腹,那即是说男人的阴茎仍未尽根而入,而曾有个不少经验的自己的阴道膣壁仍被男人的炮身硬生生的挤开,显示出男人的阴茎果然大于常人。

  而随着男人粗暴的动作,仍未进入自己体内的阴茎残余部分不断深入自己的体内,终于当中山美穗感到自己的臀部感觉到男人的睾丸时,男人的龟头已将自己柔软的子宫狠狠压扁,虽然如此,但是中山美穗却感觉不到一丝痛苦,反而因男人的粗壮大为受用。

  不过当男人彻底进入之后便已停下动作,似乎同样在享受自己阴道膣壁的挤压,不过慢慢地,美穗自己的性欲亦由于男人的深入已被一一挤出,开始难过的扭动起来。我当然留意到中山美穗的反应,尤其是她的反应是我半蓄意的一手做成。

  “是不是很大很舒服呢?足十寸长的巨炮是不是特别受用,而且我不单止粗和长,我的持久力足以将你干足数小时也面不改容,是不是想尝试一下?不过要的话你可要自己出声。”

  中山美穗已再也忍受不住体内的肉欲,呻吟道:“求你……我要……”我却故意道:“要什么?”美穗只好继续道:“我要肉棒……”

  “要肉棒干什么?”

  “要肉棒……插我……奸我。”

  “是吗?那应该插入哪里?”

  “求求你快插我的小穴。”

  好一个淫妇,不过我却希望她如此说,于是我低声在中山美穗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吩咐她照样跟着说。

  一瞬间,中山美穗的俏脸烧得火热,不过最后却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道:“求主人用你的大肉棒插烂美穗的嫩穴,在美穗的子宫内射出你宝贵的精液,让美穗为你怀孕。美穗为了主人愿意献出唯一的妹妹中山忍,令她同时变成主人的奴隶,只求主人用你的大肉棒好好爱惜我们。”

  中山美穗与那些年轻女星不同,只要我手上持有这盒录影带,我不需要使用灰狼的药膏,也能令她一生成为我的性奴隶,不过我却同时看上了她的妹妹中山忍,誓要来个一箭双娇,然后令姊妹俩人都成为我的奴隶。

  肉棒粗暴地抽出,再猛烈插入中山美穗的嫩穴内,令中山美穗发出了愉快的呻吟,而随着我不断加速的动作,中山美穗的呻吟亦相对地越叫越响亮。我以迅速的手法反转美穗的娇躯,以正常体位再次展开了活塞运动,同时咬噬着美穗雪白的乳肉和颈椎,令中山美穗在痛苦与快乐之间再度攀上了高潮。

  我感受着中山美穗的膣壁的挤压,同时吻上了她的樱唇,粗舌扳开了贝齿,交缠吸啜着内里的小香舌。

  我待中山美穗的高潮稍为平息,便将她整个抱起以直立式轰插着,同时在厅内步行。中山美穗亦从未试过如此大威力的交合体位,男人每走数步,强烈的刺激已令自己再次泄身,令自己不断被连番的高潮炮轰着。

  我一边抽插,一边步行,转移阵地的将中山美穗由客厅干到二楼的睡房,而连接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就更精采了,由于中山美穗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我的阴茎上,所以每走一级楼梯,刺激也令美穗攀上了又一次的高潮,只不过短短的三十级楼梯,中山美穗足足泄了三十多次,只是高潮的痉挛便已用尽她的气力。

  我将中山美穗抱回她的睡房内,将半死的她放在床上,高举她的双脚,以正常位的“老汉推车”给予她致命的一击。中山美穗挤出了所有的浪劲,疯狂地回应着我的抽插,若是她的妹妹中山忍在场的话,也一定不会认为我是在强奸她的姊姊。

  一连串近千下的抽插令我与中山美穗同时抵达了高潮,只不过我才第一次,而她则已经近五十次了。

  “我要将精液全射入你的子宫内。”

  就在射精的瞬间,中山美穗也回复了清醒:“快拔出来,不要射进去,今天是排卵日。”可惜我却反而把阴茎挤得更深更入,随即将忍耐已久的白浊精液,狂喷入中山美穗的子宫之内,无数小生命的冲击令中山美穗再次攀上了高潮,只能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肢,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我在她的子宫内不断注入精液,完成令她受孕的过程,真真正正是致命的一击。

  中山美穗用她那小甜嘴小香舌清理着我那令她彻底满足的肉棒,同时以纸巾抹着仍不时倒流出精液的阴户。“忍,要傍晚时才回来,你已奸了我,而且更可能已经令我怀孕,求求你放过忍好吗?只有我一个做你永远的性奴隶就已经够了吧!”

  我看看手表,离傍晚还有三小时,于是已将中山美穗紧紧压着,准备梅开二度,同时正式道:“你刚才自己也说过要将妹妹送给我一同当奴隶,再加上中山忍可也是一名大名鼎鼎的美人儿,老实说我是干定她的,不过在这之前,让我把你再干多两、三遍,以保证你能替我生个健康活泼的小宝宝。”

  我将美穗丰满的乳房硬挤出一条隙缝,半软的阴茎已夹在其中抽插套弄着,不过我的真正目标其实是中山美穗的最后处女,所以当我的阴茎重新回复生气,便已将我的钢棒由美穗的乳隙中抽出,再次猛插入她的浪穴内,以搅拌棒的方式猛烈搅动着,令肉棒的表面沾满了美穗的爱液。

  我当肉棒彻底湿润之后已迅速将硬挺的兵器抽出,同时翻转了中山美穗的娇躯,捉紧了这美人儿的腰肢,将龟头抵在美穗的菊穴上。中山美穗在社会工作了多年,其实也早已听过肛交这回事,只是想不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在进入的一刹那,中山美穗感到比失身时更巨大数倍的撕裂痛楚,全集中在自己的后庭,而且中山美穗更清清楚楚感觉到男人的巨物正逐少逐少的进入自己的直肠之内。

  后庭的破瓜令美穗痛得硬直了身躯,菊穴同时流出了失贞的血丝,我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完全进入了中山美穗的后庭之内,不过美穗却痛得几乎晕倒过去了,于是我改以指尖玩弄着中山美穗的花唇与珍珠,令她在剧痛中渐渐生出了快感。

  中山美穗在我熟练的指技下渐渐发出了动人的娇喘呻吟,慢慢地我已察觉到美穗的快感已大于痛楚,于是肉棒展开了前后的抽送,再不断加快速度,快速的抽插维持了七、八百下,我在射精前的瞬间将肉棒狠狠抽出,再塞入中山美穗的小嘴之内,精液已失控地打在美穗的喉咙深处。

  我待精浆注满了美穗的小嘴,才将仍泄射出的阴茎由美穗的小嘴内抽出,令多余的白浊精液散弹枪般打在美穗的脸上。

  虽然已有过口交的经验,但被男人在嘴内射精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腥臭的精液一瞬间注满了自己的嘴腔,令美穗难过得几乎反胃吐了出来,不过只是想想可以,男人凶恶的眼神已令中山美穗不由自主的吞下嘴内的精液,作不出丝毫的反抗。

  “姊姊,我回来了。”玄关传来了另一把甜美的声音,可惜的是中山美穗已不能作出任何的回答,她那甜美的小嘴正忙于因应我强劲的抽插而发出相应的呻吟声,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她妹妹中山忍的叫唤。不过我虽然同样在埋头苦干中,但是却仍能维持着耳听八方的警觉性。

  楼梯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令我知道我的另一个目标中山忍已悄悄走到了二楼,老实说中山美穗虽然是难得的美人儿,但是我已干了她足足三个小时之多,早已里里外外,彻底玩遍了她成熟的躯体,更令她沉沦在我的性技之下,变成了渴求我抽插的性奴隶,而现在也是加入新血补充的时候了。

  ***    ***    ***    ***

  中山忍确信自己确实是听到姊姊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肯定是由二楼传来的,于是悄悄地走上了楼梯,打算给姊姊一个惊喜。声音越来越响亮,最后忍停在了姊姊美穗的睡房门外,相信声音是由里面传出。

  “呀……给我……大力点,我要泄……泄了,射……射进去!主人,你射死我了。”

  细听之下中山忍不禁面红耳热,那是作爱的呻吟声,难道姊姊在偷偷看色情录影带?但是越听下去,忍就越发觉女主角的声音与姊姊一模一样,所以明知不应该,也静悄悄地扭开了一条门缝,偷看里面的情况。

  一瞬间,中山忍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全身赤裸的姊姊以极淫秽的姿势伏在床上,抬起了臀部,任由男人以犬交式一下一下抽插着。真不敢相信平日端庄的姊姊竟会如此淫荡,而男人的姿态却更令忍吓了一跳,那不是平日所见,姊姊那好色的男朋友,忍确认那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子。

  “难道是姊姊的新男友?”由姊姊美穗那欢愉的呻吟声,以及那配合着男人激烈抽插而作出的种种动作,中山忍是这样的想着,怎也不相信那其实是本来叫做强奸的行为。


  再往下一看,更令忍双颊火热,姊姊那男朋友粗壮的阴茎正在姊姊隐密的花园间进进出出,看来不下于十寸长,忍虽然明知偷看不应该,但视线却早已定在那里,想移也移不开。而随着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猛烈,一向端庄的姊姊也浪叫得越来越厉害,最后男人重重的一插,姊姊已如烂泥般伏在床上,被高潮满足得只懂喘着粗气。

  男人满足的将分身由姊